关于我们 | English | 网站地图

碳交易开市 民企绿色转型提速

2021-07-23 09:16:19 新浪财经综合

7月16日,我国碳排放权交易正式启动。市场启动初期,电力行业成为碳排放交易的先行军,参与首批开户的电力企业共计2225家。随着条件的逐渐成熟完善,“十四五”期间,预计石油、化工、建材等八大重点能耗行业都将被纳入碳市场,未来八大行业控排企业大约有8000至10000家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科技大学城市发展智库(高级研究院)副院长宋青表示,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是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路径,从本质上看,碳排放权具有商品和金融双重属性,碳交易的核心是通过市场经济来解决碳排放问题,让生态环境变得具有价值。“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,促进企业节能减排、绿色转型,成为必然趋势,是企业所面临的‘必答题’。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务院参事室社会调查中心高级研究员王一莉认为,碳交易将加快民营企业的绿色转型,在发展过程中须面对供应链碳中和、“绿色”量化等问题,企业围绕“双碳”愿景进行质量、动力、效率方面的三大变革是必然趋势。

企业转型要多用新技术

对于产业发展机遇,王一莉建议民营企业进一步推进绿色低碳技术研发和示范性应用;加强低碳能力建设和低碳意识培育,让双碳目标渗透进企业文化;深度挖掘企业自身产业链的绿色价值。

鸿达兴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70年氯碱及氢气生产历史的企业。鸿达兴业董事长周奕丰介绍说,企业从坚定不移布局氢能产业,到副产品的循环利用,鸿达兴业已打通工业生产的绿色链条,为其他企业提供了具有参考性的节能方案。

据了解,鸿达兴业在烧碱生产过程中产生副产品氢气,近年来,企业利用提纯装置所生产的99.9%氢气作为原料,再通过多级纯化,可提纯至99.999%以上,达到氢燃料电池汽车氢气使用国家标准,以氯碱装置生产氢气不仅可以有效利用资源、创造经济效益,而且还改善了生态环境。

“碳中和”大趋势下,科技赋能成为关键因素,为此,鸿达兴业加快科技创新专项支持,投入对液氢存储、大规模运输的研究。去年4月,鸿达兴业在内蒙古建设的液氢工厂投产;同年,鸿达兴业自主生产的第一车民用液氢已顺利运抵广州。鸿达兴业通过电石炉尾气净化装置将电石炉尾气中的固体杂质去除,净化后的电石炉气(主要为一氧化碳)可作为石灰窑燃料烧制石灰,既实现节能降耗,又减少碳排放。

此外,鸿达兴业对氯碱工业PVC生产中的电石渣通过调制与工艺处理,制成为对盐碱地、酸性土壤进行调理的改良剂,在使农作物增收增产的同时,也实现了土壤的可持续利用。

对于减少碳排放,北控水务集团近年来也做了不少尝试。集团副总裁刘伟岩介绍说,在技术方面,企业有不少突破,比如说现在污水处理的AOA技术、颗粒污泥等技术的应用;第二个方面,企业确实是通过管理,在运营过程中降低电能和物料的消耗。

“而管理运营过程,其实又需要各种技术的运用,比方说关于节能降耗的技术包括精确地控制,包括模型控制,比方说提高现有热泵的能源的效率。”刘伟岩说。

她认为碳交易市场的上线,有利于具备低碳技术的企业在竞争中获得优势;而致力于精细化、专业化运营的企业也一定会获益;相应地,市场也会淘汰落后的技术和设施。碳交易市场将深刻影响各行业的发展。

企业发展要多动“碳”脑筋
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、中关村国联绿色产业服务创新联盟秘书长杨洁表示,碳交易对于民营企业的发展从客观来说是把双刃剑,碳约束时代已经到来,如果不加快自身绿色升级转型,很容易被时代淘汰;如果积极地应对,可以从中找到促进自身发展的新模式。

维尔利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月中介绍说,维尔利已经开始布局碳资产的梳理,希望对于未来的投资和决策提供帮助。他举例说,维尔利做的一个有机废弃物的资源化的项目,4万立方米的项目,按照CCER(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,其英文全称为Chinese 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)或者是碳交易的价格,我们可能形成的未来的资产的价值,3年年化可以做到差不多五六百万元。

在碳转化方面,河北先河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有着自己的谋划。先河环保总裁陈荣强介绍说,基于自身的设备、技术优势,企业已经买了几十万吨的碳配额、注册了一家公司,一个大楼做了方案,进行碳配额方面的交易管理。

杨洁介绍说,CCER的全国性交易市场还未开启,但是在我国的碳交易试点城市: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深圳、广东、湖北、重庆、福建等均可开展CCER交易,交易允许CCER抵消碳配额机制,不同城市政策不同。

对于直接参与碳排放交易的企业,以5%的抵消配额的上限测算,目前CCER项目年减排量的缺口在1.5亿吨左右,参与开发的新能源企业及碳资产开发管理企业将获利。宋青判断,以15元/吨的CCER价格估算,风电、光伏及生物质单位发电毛利润将增厚4.8%、2.5%和6.4%,生物质最为显著。

在目前情况下,杨洁建议,民营企业首先要摸清自己的“碳家底”,了解自己的能源消耗情况以及能源节约空间,通过提升生产过程能源效率、提高绿色技术创新能力实现减排降本、拓展市场空间的基本目标;其次可以通过开发CCER项目,积累碳资产,可先期在碳试点地区进行交易进而获得收益。此外,她还提到,CCER项目除了可以直接交易,还可以进行碳资产抵押贷款,为资金短缺的企业提供了一个融资的渠道。

鉴于有效碳市场的碳排放权的价格就是企业的边际减排成本,宋青建议相关重点行业企业要做好“靶向性”跟踪研判,做好企业碳排放核算:要建立对应的核算与报告机制,编制企业碳减排专项指导手册,对可能造成的潜在损失进行评估,及时预警并主动调整;要将碳减排成本、超额碳排放成本、购买碳配额的成本与超额排放生产带来的收益进行比较,并作出相应决策;要灵活地管理供应链,及时衡量碳价对生产成本的影响,并纳入管理层成本会计报告。要合理规划企业内部的碳减排曲线,不断提升节能减排、绿色转型的能力。

宋青还提出,当下,社会各界要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为契机,加强低碳发展的多元聚合力。“低碳绿色转型不能光靠政府,也不能光靠市场,需要多措并举打好‘组合拳’。要进一步加强创新突破,完善相关配套政策体系和激励机制,在科学研判的基础上,探索构建财税、价格、金融和土地等‘1+N’保障方案,为企业提供及时的导则引领,帮助企业实现应对的精准性、及时性、有效性、科学性和系统性。”




责任编辑: 江晓蓓

标签: 碳交易 绿色转型提速

更多

推荐专题

更多

行业报告 ?